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13170|回复: 6

北京的人口太多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7 09: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的人口太多了?


都说北京作为首都人口众多,但北京实际上的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以及人口的密度,哪里比较多呢?

北京各区县常住人口的分布如下图所示。

                                                                                   北京人口分布图

北京核心区常住人口密度不大,但旅游人口众多

北京核心区东城区和西城区人口共220万,人口密度越2.3万人/平方公里,根据国际大城市市中心的标准,这个人口密度并不大,也不算小。

然后,东城区、西城区因为名胜古迹、旅游景点众多,其旅游人口众多,实在活动的人口多于统计的常住人口数字。



老北京胡同


城市拓展区,集中了主要的人口

北京的城市拓展区,也就是环城地区,集中了近一半的人口。

常住人口前三位的区域:朝阳区(384.1万)、海淀区(357.6万)、丰台区(226.1万),占全市人口的46%

较大的人口密度,超大的面积,是造成这部分人口密度较大的原因。

                                                            

                                                                             丰台区三环新城

昌平区的外来人口众多-------------------------这个要划重点哦!

常住外来人口前三位的区域,占全市人口的52.6%:

朝阳区:176万海淀区:145万昌平区:101万

朝阳区和海淀区的情况正常,昌平区的外来人口,主要集中在南部两个超大的居住区,大多数外来人口就业在外区,居住在昌平区。

生态涵养区,人口很少的西部,北部山区,包括门头沟、延庆、怀柔、密云、平谷五区的常住人口很少,外来人口也很少。其实从城市半径和发展模式的角度,它们受到首都功能的影响也很少,基本还是维持在平稳发展的远郊区状态。

                          同期比较一下!常住人口和常住外来人口的区别,流动性很大!趋势明显!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高中鄙视链耿直的人儿



俩北京人见面头两句,一定得聊高中:

“哥们,你高中跟哪上的?”

“嗨,我二中毕业的,你呢?”

“二中可厉害啊!我中关村小路口八一出来的,领导人母校。”

看似谦虚平淡对话背后的含义其实波诡云谲,带着某种心照不宣和意味深长。这一刻,外地人才会真切感受到,自己的确是个外地人。

北京371所高中,有的惺惺相惜,有的互相瞧不起,关系十分复杂。因此,北京人聊起高中,里面全是爱恨情仇、战火纷飞,有的跟区相关,有的跟学校相关,还有的跟钱相关,外地人哪怕呆10年,也不一定听得懂:

海淀 VS 东西二城

区跟区之间战火主要关乎学习好坏。

比如,教学质量冠绝全国的海淀区,集中了所有外地人能叫得上名字的重点高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人大附中、101中学…

所以,海淀区出来的孩子都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瞧不上所有区:

“我们数学一模的卷子第一大题那么简单,怎么你们还到贴吧上说难?把送分题做成送命题你们也挺厉害的。”

“老师把你们的卷子都当我们考前提高自信的精神伟哥,每次做完我觉得我都能上哈佛。”

“你们教委的卷子能压中题吗?我们海淀区的题都被你们老师当成宝给你们做吧?”

看看这监考架势!吓人不!,哇哈哈{:2_33:}
海淀区的老师和家长时常这么教育孩子:

“好好学习,可别学城里那些胡同串子,长大了只能掏大粪。”

这里的胡同串子,说的就是东城区和西城区,在教学质量上唯二能跟海淀区一战的选手。

但是,这2个区的同学根本不比学习,他们自视最Local,遍地是百年老校,主要从地缘优势和历史传承上鄙视海淀,从来瞧不上海淀的书呆子:

“我们学校建校200多年,那会可是王侯将相孩子上的学校,蕞尔海淀也就算是个应试教育的暴发户。”

“除了我们之外其他区不是河北外埠,就是不入流的郊区和乱葬岗,你拿什么跟我比?你们这群海淀鸭子。”

这种互相瞧不上全是鸡同鸭讲,一言蔽之:不求对方服不服,只问自己爽不爽。

至于其他区,好学校乏善可陈,地理位置又不突出,无力一战,始终处于被忽视的位置。

一个学校 VS 另一个学校

北京各高中之间,较量颇多,但角度各不相同。

比如校风开放的北京二中,经常给学生开设各种奇奇怪怪的选修课,比如“汉武大帝”“拜占庭帝国”以及“莎士比亚究竟是谁?”,没事还搞个境外文化交流。

于是,那些思维活跃、穿汉服上课的二中同学,最看不上校风严谨的高校附中。

在他们眼里,就算考上哈佛耶鲁也只是写八股的书呆子,只有二中是北京教育的耶路撒冷,只有他们自己才是祖国的希望,国家的未来。


以至于在城隍庙吃个早饭,二中学生眼神里都有睥睨天下之感。

甚至他们自己内部会说:不要跟附中的书呆子走太近,因为白痴是病、会传染。

二中瞧不起高校附中,高校附中也瞧不起它:一帮不务正业的小狂人,能干什么正经事?

然而,高校附中之间也互相瞧不上。简单来讲,就是比拼身后“爸爸”的实力:北大附中和清华附中互相瞧不起,这两家又一起瞧不起人大附中…反正就是一本糊涂账。

最有意思的是这帮人的攀比话术,倘若你问清华附中的同学要考哪所大学,他们会说:

“学习不好,学习不好,还是考本校抄个近路吧。”

“那家学校啊?”

“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真不想去,还是羡慕北大轻松的氛围啊。

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也就是为世人所知的“清华大学”
这种羡煞旁人的对话,就是高校附中学霸们最具代表性的自谦说法,暗含着专属于文化人的Battle:谁最谦虚谁就赢了。外地人要不了解背后的弯弯绕绕,根本感受不到这里面先抑后扬,回味悠长。

除了比校风、拼“爸爸”,校服也是北京各高中较量的战场。

在校服领域,北京二十五中(育英学校)谁也不服:他们凭借独一号的无拉链极简主义校服,在款式上完胜中国标配“Zip Hooded - 拉链跑步服”。

在他们看来,除了他们自己,别的学校校服都是千篇一律垃圾,既然衣服垃圾,想必穿衣服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这种态度让一墙之隔景山学校有点不爽,作为坊间著名的高干子弟教育基地,学校里部级子女一抓一大把,再加上俩学校之间篮球比赛引发的恩怨,景山学校学生选择从更犀利的角度回怼二十五中的朋友:

“嗨,光校服好看怎么了,那也是花钱就能上的平民学校啊。”

这些只是北京各高中之间较量的缩影,毫无章法可循。如果硬要找一个普适性的规律,应该是这样:

“永远瞧不起旁边的学校。”


                                                       可是你作为外地人你知道北京有多少个区,区块面积有多大么?恐怕你是不知道吧!有多少个街道办来管理你也不知道吧!我来告诉你哦!小可爱!么么哒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贵族学校 VS 所有学校

还有一些爱恨情仇简单直接,与钱有关。

主要集中于一类特殊的学校,他们地理位置偏僻,有的甚至建在埋紫禁城退休太监的乱葬岗。教学质量也一般,北京重点高中排行榜里根本找不到。

但他们年学费赞助费破10万,有双语教师,席梦思独卫宿舍,一年还能2次出国游学。

他们就是“贵族寄宿学校”。

这些学校的学生爱比课程:有游学的不如有天文台的,有天文台的不如有击剑的,有击剑的不如有马术的…

课程安排越稀奇,学校也就越高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完课程还要比同班同学:“我跟家有儿女的刘星一个学校。”“我跟郭德纲儿子郭麒麟同班。”

最后,只有一个人能结束这场较量赢得全场注目礼:“我跟XXX集团创始人千金是同桌”。

但比来比去都是贵族学校内部矛盾,当他们团结起来时只鄙视一种学生:

不是他们学校的。

他们认为,你们学校收费再高能有我高?你身边有这些牛X的人吗?你们那么努力最后不还是要过上我这样的生活?

所以,当你听见汇佳国际学校、爱迪国际学校、二十一世纪实验学校这些高中名字时,一定要适时夸出这句话:

“你家挺有钱啊!”王思聪的不知爹富!

再适当捧他两句,哥们一准带你去工体西路一顿海耍,跟你推杯换盏不说还要跟你拜把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特别是在北京。

这座2200万人的大城市,杂糅着各种文化,吞吐着数之不尽的人与情,与高中有关的故事不过是其中颇富趣味的一角。

但是,城市在膨胀,故事在消逝。
                                         3环以外不都是乡镇意外的孩子!,乡镇的数量还很多!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现在的北京人只能在消逝的故事中寻找曾经的北京,外地人在与北京有关的故事中,似懂非懂地寻找融入这座城市的方法。

有些不同,但也没什么不同,终究是这座城市浓墨重彩的背景里轻描淡写的一笔。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租房往事


二话不说,先上图感受一下!



这些天看媒体上讨论大中城市租金暴涨的事,心绪难以平静。只因为我在北京有过六年的租房经历,那段记忆可谓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我是2009年大学毕业的。虽然我读的是一所名校,本可以比同龄人起点稍高一些。但因为是冷门专业,再加上我在大学期间过于逍遥,不屑人间烟火,结果毕业时仓促而狼狈。第一份工作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很不堪,工资低只是其中一方面。

不过我清醒地认识到进入社会的第一课不是找工作,而是租房。我租的第一间房子是五道口附近的一个小小的隔断间,宽窄仅可容身。墙壁的隔音性很差,旁边住的是一对情侣,请自行联想。这个小隔断间我只住了很短一段时间,除了空间的逼仄什么记忆也没留下。

北京上半年各个区的租房信息!你要知道这句话的重要性了吧!恐怖支配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随后经同事介绍,搬到了北五环边上的学知园,与人合租。记得那是一个三居室,里面却隔成了许多间,男男女女,喧杂而吵闹。我和另外两个男生合住在主卧,对门的次卧住着两个女生,因为主卧有独立卫生间,所以对门的女生早上会过来借用厕所。房子里还有一个女生单独住在一个较大的隔断间,她养了两只猫,房间里的味道极大,她就是介绍我过来的那个同事。其他的人我记不清楚了。

那个时候,《蚁族》这本书刚出来,北京对隔断间、群租房还没有进行大规模整治。想起来,那个房子的消防隐患还是很大的。没人愿意住群租房,如果不是经济拮据。在那个群租房里发生过一些温馨的故事,比如大家一起煮火锅,但也有一些吵闹和芥蒂,尤其是在女生之间。

但无论如何,那都不是如《老友记》那样的轻喜剧,而是一群想要在大城市立足的年轻人被动无奈地选择。当时的欢笑今天回忆起来也带着一种苦涩。大家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些独木舟,碰巧聚在一起,挨过一些风浪,之后便各奔前程。这种缘分注定是短促的,不到一年,大家就散了。

后来我在苏州街附近住过一段时间,也是一个隔断间,但稍微宽敞一些。那个房子很旧很破,灯光昏暗,马桶总是堵,房东除了按点催房租,什么事也不管。这也是我遇到过的大多数房东的普遍状态。

苏州街离北大比较近,当时我有一些同学还没有毕业,还有好友从外地保送到了北大,所以那段时间经常去学校里找他们玩。住的不好的人,都喜欢在外边晃,我也是这样。置身于校园、书店、餐厅或者大马路上,便会忘记出租屋的逼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的我混来混去总是个穷光蛋,只是每次搬家的行李里边都会多出一些书来。关于个人生活,我一贯相信或者说迷信未来,不太把眼前的窘迫当回事。自己并不觉得有多苦,只是从不关心天文数字一般的房价。整个生活状态就像一个有理想的流浪汉。那时特别喜欢台湾作家舒国治,他就是一个流浪汉。

大概毕业两年之后,才终于住上了一间正经的房子。跟两个女生在双井附近合租一个三居室,每人一间,我住最小的一间。但终于是实墙了,也没有来历不明的人搬进搬出。

只是这个房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各种设施几乎总是一碰就坏。话说我在北京租房的六年时间里,几乎没有遇到过稳妥、耐用的房子,也没遇到过负责的、有人情味的房东。

可能是我点背,但结合朋友们的遭遇,北京租房市场上的房屋质量令人不敢恭维。而租客在中介、房东面前的弱势地位更是有目共睹。当他们以“周边都在涨价”为由要求涨价的时候,当他们随便找个理由扣押金的时候,你就像一头无助的羔羊。

而不管多么破旧衰败的房子,房东或中介一句“你不租别人租了”,你便哑口无言。每次租房都像是打一场心理战。首先,租房网站上的图片和介绍都是骗人的,电话一打过去,“房东”就承认自己其实是中介,帖子里的房子也不存在,“你要真想租房,我带你去看看别的”。

其次,如果你是租中介承包的房子,更要擦亮眼睛。所谓的“免中介费”都是花招,羊毛出在羊身上,明着不薅暗地只会薅地更狠。所以我后来都是痛痛快快地掏一个月中介费,然后直接与房东打交道。中介费由租客单方面承担,也可佐证这是一个怎样的卖方市场。

如果遇到相中的房子,必须马上做决断,而且要及时交定金,否则房子就可能被别人抢走。有时候交了定金也可能遭遇变卦。

再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老婆,两人确定关系没多久就住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认,高房租是大城市男女同居比例高的一个重要原因。可以说,凡是一起在一线城市租过房的夫妻,都可称作患难夫妻。

我们跟别人合租过两年,先是北四环外的世纪村,后在东四环内的甜水园。我们住主卧,跟其他室友的交往仅限于点头。

在甜水园的那个室友令我印象很深刻,他妻子孩子都在天津,单位在小区对面,每天疯狂加班。他来北京的目的很单纯——挣钱。他知道自己就是在拿青春换钱,因为北京的公司开价更高,他就来了北京。挣几年钱就回天津,这是他的打算。

这位室友不像我的许多朋友那样,整天谈理想,谈未来,谈家国天下。他不谈理想,或者说,他的理想就是在尽量短的时间赚尽量多的钱。当时我不太理解这种简单粗暴的理念,年轻人不应该先为理想而活吗,钱那么着急挣干嘛?但后来我逐渐意识到,可能他的活法才是对的。

房价与房租的故事告诉我们,先挣到钱的人跟后挣到钱的人,可能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后来,我的理想派朋友们陆续离开北京南下,大家偶尔在群里聊两句北京往事,仿佛是隔世。

离京前一年,我们终于不再跟人合租,自己租了一个小小的一居室。大概三十多平,一边是小小的卧室,一边是小小的客厅,每个月房租三千多。签合同那天,房东阿姨拿来一大串的房子钥匙,挨个试了好久才打开了门,把我们深深刺激了一下。

这个房子同样有不少质量问题,但毕竟有了专属的空间,还是兴奋了一阵的。我们第一次添置了家具,在宜家买了两个小书架和一个最便宜的茶几。

房子重要吗?我曾经以为不重要,是奋斗努力之后水到渠成的事。但一次次租房的不愉快经历教育了我。每个房子快满一年的时候,房东必发来涨房租的要求,涨幅必超出心理预期却不容讨价还价。总之,租房是一件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事,有时甚至会使人怀疑人生。

2015年春天,我们离开了北京。秋天,在苏州买了房。当时正值苏州房价上涨,我们担心错过一趟列车之后再错过另一趟列车。这一次,我终于踩对了节拍,因为随后苏州的房价也起飞了。

而今住在自己的房子里,看着新闻里那些为房租猛涨焦头烂额的年轻人,我不禁感到一阵后怕。我想,现在的年轻人里应该有不少人像当年的我一样天真,以为生命里应该有一段不顾一切去追梦的时光。只是他们可能比我醒悟地更早。

是啊 ,醒悟的早啊。但是看看北京的房租!住在住那里的都是一群有梦想的人吗?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最后由衷的希望,你们都成为大富大贵的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09: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北京,25块钱工作餐背后的“阶级矛盾”


废话不多说,上图镇楼!!!!!!!!!!!!!!!!!!!yoho!!!!!我男神!餐餐大鱼大肉为伴!黄袍加身的小哥哥!








最近北京的白领太惨了。

先是被各种公众号定义来定义去,在“中产阶级”“佛系青年”等标签中摇摆不定,随后又被“性侵”、“单身税”等各种新闻弄得难过不已,如今跟北京的朋友聊天,“租房“和“税收”成了敏感话题。

人生在世,无非衣食住行四字。相对自己无法左右的房租,“今天吃什么?”则能在工薪阶级里分出个三六九等。于是我们在9月开学的第一天,问了问海淀互联网从业者。

我们先去了宇宙中心五道口,这里有快手、搜狐等知名的互联网公司,本以为这样的“新中产阶级”聚集地,大家吃的应该好一些。可是被采访的路人,却大多说自己吃的也并无特别,无非就是一份20元左右的盒饭快餐。

我只能猜测,这大概就是中产阶级的对于“消费降级”的焦虑吧。

我们又去了中关村创业大街,这里大都是每天给你讲一个故事的互联网新秀,和我印象中勤俭节约的创业者有所不同,我们采访到的路人中,有人一顿就要花费近80,有人则坚持吃40多一份的健身轻食。

这时我才明白“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重要性。采访结束,我赶紧买了份35元的酸辣粉套餐,吃得流汗又流泪,默默心疼自己的腰包。







我们一共采访了21位路人,根据路人的回答,我粗略的算出了在北京一份外卖的平均价,25元。在北京,25元能点一份怎样的午餐外卖呢?

我的老板菲菲,一个吃着驴火上了福布斯榜的姑娘,对于吃喝拉撒这等小事从不敏感。当有一日发现,男同事的一份外卖只花了不到20元,菲菲仿佛看到了新世界,然后打开自己的外卖APP,发现首页上推荐的店铺,人均价全都在30元以上,而我们这些打工者的人均价基本在20元左右。



这是我在现实生活中感受到大数据的存在。其中的感觉,还真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为此,我和两个男同事做了个实验,在25元的定额情况下,看看都能点到怎样的午餐外卖。

公家报销午饭这种事还是令人开心的,可是却在点餐的时候犯了难,想吃的店铺人均都超过了25元,好不容易有一家价格合适的,加上配送费就又超额了。挑了又挑,最后选择了带满减活动的烫饭套餐,加上了外卖红包减额的0.5元,才勉强完成任务。

等餐的时候,时间被拉的无限长。当看到两位男同事的大餐时,我心里更是难过。行政小哥花费了22元点了2斤酱排骨,而后期小哥则心有灵犀的和我点了同一家店铺的同一份烫饭套餐,可是相同的价钱,却比我多了一份冰粉、一份猪肝、三勺酸豆角等配菜。

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虚心求教。

后期小哥和我说,在平台把普通红包改成拼手气红包后,红包的钱数根据点红包的顺序来决定,很多人得到的红包通常只有5角、1元。现在,有很多个人在微信上,自主搭建了外卖红包群。大家进群从来不说一句废话,大家只是把那些平时,只好意思分享给自己的红包发到这里,方便大家随意点取。当然,红包的大小只靠个人运气。

我后来进入过这个红包群,像我这样的非洲血统,拿到的红包都超不过3元。刚吃完2斤排骨的行政小哥,一脸油光的和我说,如果想拿到更大的红包,还有其他的办法。

现在淘宝在售卖红包代点服务,这些服务价格只需1毛左右,下单后只需要按照卖家发来的操作步骤,打开他们的发来的链接,即可获得一个“手气最佳”价值不低于3.5元的外卖红包。当然,这样的服务,还可以包月。

1毛钱换3.5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的确是笔划算的买卖。可是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我还是把那刚刚购买的包月服务默默的点击了退款。

一顿午餐外卖,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是万万想不到还有这么多的省钱大法的。一时间,“谁的午餐更省钱”的游戏在办公室里流行起来。在工作微信群里,除了沟通工作,还有各种的优惠红包,不止外卖,打车、拼团一应俱全。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刚刚上了福布斯榜的女老板菲菲,美滋滋地点了一份9.3元的烤肉饭,并跟我们大肆炫耀。菲菲半开玩笑地说,现在消费降级,打车都打不起啦,明天开始坐地铁啦。

最近办公室里的种种,让我想到前两天看到的一个新名词,下流社会。

当然,此下流非你们想的那些羞羞地的事情。而是日本文化研究所的三浦展的新书《下流社会》所提出的概念。

书上有个关于下流指数的小测试,如果满足条件在一半及以上,难么恭喜你,你已经是下流社会的一员了。

  • 年收入不足自己年龄的10倍
  • 不考虑将来的事情,快快活活的过好每一天、
  • 觉得人应该活出自己色彩
  • 期望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不想违心的虚度此生
  • 事事觉得麻烦,生活不规整,不修边幅
  • 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
  • 生性朴实,不喜欢显眼出众
  • 服饰不追逐流行,而是展现自我风格显眼出众
  • 觉得做饭吃饭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 经常吃零食与外卖
  • 呆在家中玩一整天的电脑游戏或上网而不会疲倦
  • 大龄未婚


相信看完条件的你,一定和我一样惊讶,我怎么就是下流社会了。下流社会并不是道德方面的下流,而是生活能力、消费欲望的低下。它和之前的丧、佛系一样,只是一代人群的代称而已。

有不少媒体说,中国80后90后是最悲惨的一代,扛着独生子女的身份出生,上学的时候错过了工作包分配的年代,而小城市安放不了灵魂,只好去大城市打拼。在加班到失眠、脱发之后,好不容易当上新中产阶级,却因为消费降级,连房租都交不起,恋爱也不敢谈,还要响应号召为国生娃,不,是生韭菜。

这样的言论,被媒体放大,让人恐慌,最后只能躺五环外不足十平米的出租房里,一边用平板电脑看着无脑的爽剧,一边刷着抖音,过着无欲无求的生活。最后,还是被人讽刺“第一批90后已经出家”、“80后中产阶级已经变成下流社会”。

可是,我们90后的生于60年代的父母,也经历过野草窝头,砍柴挑水的时候,不少人未曾抱怨,却开始下海经商。2008年,刚毕业的不久的80后也遇到全球金融危机,但如今也成为互联网巨头的主力军,2018年的佛系90后,纵使遇到这一年的经济下行,P2P暴雷,我们也吃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所谓的上流与下流,不在于你的消费能力,而是在于你对生活热情的高低。

我们无法决定这个世界的大环境,但是却能决定点一份怎样的外卖。



                                    虽然自己做饭会浪费自己的很多时间,但是会让自己的健康加分!再次见到你时!只想问你一句饭否?

                                               下面给大家看一下北京工资!看看我们符合上面文章的水平吗?



-----------------转载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09: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杭州PK上海,“户口+互联网”就够了吗?





近年来,杭州的发展举世瞩目。


“互联网之城”的杭州,拥有阿里巴巴、网易等巨头,数万家互联网企业和每年40%的互联网行业增速。除了就业岗位,互联网还给杭州带来一系列城市发展:


借助城市大脑的交通调度,车辆通行速度平均提升3%至5%;全市43万个停车位信息统一接入(截止时间2018年底),市民停车更方便;打通公安和旅游数据,实现景区人流、商圈人流、游客住宿的实时监控;“杭州办事服务APP” 和“最多跑一次”改革办让市民办事更方便……


杭州的落户政策也相对宽松:具有技师或高工以上职业资格、符合年龄要求,在杭连续工作3年、有固定住所,即可落户。


借力互联网的东风和相对宽松的落户政策,杭州在2018年的“城市抢人大战”中获得耀眼战绩


在众多“抢人”玩家中,杭州的常住人口增量遥遥领先,且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常住人口增量超过户籍人口增量的城市(这意味着杭州户籍人口的增加更多来自于外来人口,而不是原有常住非户籍人口的转化)


我把这张成绩单拿给杭州的朋友看,朋友却不太高兴:



“杭州才不满足于当什么新一线龙头城市,我们要跟上海比,把上海变成杭州的后花园!”


2019年初,杭州进一步放宽落户标准,“全日制大学专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工作并缴纳社保的,可直接落户”。这条政策的出台,进一步彰显了杭州的雄心壮志。





好吧,我们就拿杭州跟上海比比看。



直接比较人口增量显然是不合适的(上海一直在严格控制人口),咱们换几个指标来看。


1. 上海的人才腹地比杭州更“广大”


根据2019年春运返程(从家乡返回上班的城市)数据,有20个城市以上海为人口第一流出地,有7个城市以杭州为人口第一流出地(如果A市的外出务工人口去B市的最多,则B为A的第一流出地)。杭州的人才腹地集中在浙江和附近的江西,上海的人才腹地则不仅覆盖长三角城市,还触达了北京、深圳、昆明、贵阳等千里之外的大城市。


2. 上海的人才腹地比杭州更“高级”


按照不同来源地来沪/杭的人数,选出top10的外来人口主要来源地。上海的外来人口来源地显然比杭州要“高大上”一些。


3. 杭州人仍在前往上海就业


从这组返程数据我们还可以看到,“杭漂”的数量明显增加;但从总量来看,“沪漂的杭人”还是比“杭漂的沪人”要多得多。


4. 杭州仍然是上海的“后花园”


2019年3月,人口净流向为:周日、周一,杭州人返沪上班;周五、周六,上海人来杭度假。


在2019年初,论人才吸引力,杭州还是差上海一截。


杭州的成长固然还需要更多时间。另一方面则可能意味着:杭州和上海竞争,更宽松的户籍政策、更浓郁的互联网氛围和稍微便宜一点点的房价,还不够。





借用一位资深城市研究者的话:与上海相比,杭州显得不够精致。



把“不够精致”翻译成技术性的语言,就是各类城市经济体的空间密度还不够高。尽管杭州繁华地带的高端写字楼和奢侈品店与上海同样鳞次栉比,但走入杭州人居住的街区,由于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公交地铁站、中小学、超市、社区医院和药房、街镇图书馆等)的相对缺乏,就渐感“荒凉”。


为了比较沪杭两市的社区公共服务设施完善程度,我们设计了一个标准:



那么,杭州和上海的社区服务做得怎么样呢?结果如下:







从总体情况来看,两市的达标情况都不容乐观,6项全部达标的小区只占4%。上海达标5项及以上的小区占比20%,杭州则是13%。从空间上看,上海达标项数较多的地方主要在浦西七个城区和浦东西北部;杭州达标项数较多的地方则在六个中心城区,以及郊区(县)知名旅游景点附近的街镇(乡)
                                            


以上所有数据参考均来自:地理国情监测云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广东 江苏 山东 浙江 河南 河北 辽宁 四川 湖北 福建 湖南 黑龙江 安徽
江西 广西 吉林 云南 陕西 山西 内蒙古 新疆 贵州 甘肃 海南 青海 宁夏 西藏 香港 澳门 台湾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 琼ICP备12002442号 )

GMT+8, 2019-7-16 13:10 , Processed in 0.18148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